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港澳台高手心水论坛 > 李菲菲 >

团圆节夜6个“逆天”的孩子

归档日期:06-07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李菲菲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一提起这个节日,不论大人还是孩子,心都会像棉花糖一样又柔软又甜蜜,快乐也会从内心深处一直流淌出来。如果再听着童话一样甜美的儿歌,心田说不定还会长出诗歌呢!

  为了欢度中秋节,西岭村的陆向阳支书请来了县剧团,在村东头的古槐树下搭好了戏台,为村民们唱大戏——《五女拜寿》。长期以来,因为《五女拜寿》这个戏既喜庆又教育人,粉丝多多。

  好消息会长翅膀,先飞进高音喇叭,再飞到每个人耳畔,再飞进村民们的手机,传给远方打工的亲人。人们不约而同关上电视机,来到戏台前。在他们看来,一家人在家里看电视虽然热乎,但乡里乡亲在古槐树下看戏更带劲!这不,在东山县人武部当副部长的陈兵兵的老爸陈大军也回了村,和妻子李杏朵一起陪着父母看戏,把老人乐得合不拢嘴。

  今晚的天空,不知道被谁用一块神奇的布擦得清清亮亮。月亮特别圆,特别大,仔细看去,月亮里的吴刚叔叔还在忙着,不过,他不是在砍那棵永远也砍不断的桂树,看样子他已成为环保人士,和桂树化敌为友,在给它浇水施肥哩!

  从明朝就已经长在这儿的古槐树,什么事没见过?但它还是对村民今晚的欢聚表示了极大支持。它悄悄交代茂密的叶子,有风跑过来戏耍时,不要搭理它,要保持安静,不要有“沙沙沙”的声响,也不要让淘气的叶子飘落下来,更不要落在村民头上!

  估摸着村民们已经吃过团圆饭了,陆支书吩咐,先放上一挂长长的鞭炮,接着锣鼓家伙敲起来!

  几位村民的做法让陆支书吃了一惊:他们搬来了小方桌,拿来了酒菜,干脆在戏台前边看边吃喝起来!

  这种“创意”让陆支书十分感慨,他深深感到,村民们太需要这种欢聚了!如果有可能,他会尽最大力量创造这种机会,增进村民之间的感情,增强村庄的凝聚力。

  正当村民聚精会神看戏时,忽然响起一个尖厉的声音:“不好啦,孙女不见了!开场前还在哩!”

  一问之下,陆支书立即感到了问题的严重性!原来,不见的不只是5岁的小桃,还有另外5个!戏开场前他们都在亲人身边,但不知道什么时候起都跑了!

  最小的5岁,最大的11岁,6个孩子,就这样在大人眼皮子底下蝴蝶一样飞了,还在人们最希望阖家团圆、平安幸福的中秋夜!

  如果中秋节是一根甘蔗,夜晚呢,当然是甜汁最足的那一节!这一晚,在月饼的香甜里,在全家人团聚的幸福里,在演员们的倾情表演里,如果不是小桃奶奶那一声带着哭腔的惊呼,人们都忘记了时光在流走。

  面对意外,陆支书立即决定:西岭村好不容易盼到中秋节,村里好不容易请一台大戏,老弱病残孕继续看戏,不要乱跑,更不要哭天抹泪的,那只会帮倒忙;男青壮年听他指挥,分头寻找孩子,有什么交通工具,自行车、电动车、汽车,都用上,时间不长,孩子们应该走不太远,暂时别报警,让警察叔叔好好过个团圆节,一个小时后找不到他们再报!

  演戏现场像炸了锅,县剧团的演员也没遇见过这种状况,他们顾不上卸装,走下台,对陆支书说:“我们哪有心情再唱戏啊,人心都是肉长的,找孩子要紧!”

  陆支书向他们一抱拳:“你们人生地不熟的,找孩子反而不方便。你们先好好休息休息吧,我代表村民谢谢各位艺术家了!”

  说起来,这还是村民们第一次零距离看演员呢,但他们一点儿都顾不得激动,孩子们的安危像一只手,撕扯着他们的心。

  陆支书摇摇头:“中秋佳节的,大家都在团圆,就别麻烦你的人了吧。再说,远水解不了近渴,咱还是自己想法子吧。”

  “不可能!地里种的东西,孩子们都熟悉得像自己的手指头一样,有啥玩头?再说了,啥东西有看大戏好玩?又能看明星,又能听锣鼓,又能凑热闹,还不该稀罕死?”

  立即有人责骂他:“你这个乌鸦嘴!人贩子能一下子拐跑咱村六个孩子?要是真这样的话,原因只有两个,一是有人精心组织,二是孩子们组好团排着队喊着‘一二一’被拐走!”

  “5岁的孩子好骗,11岁的孩子会乖乖听话?看看那个李菲菲,是省油的灯吗?再说了,人贩子拐的是男孩儿,好出手,赚钱多,拐女孩儿干啥?特别是小桃……”

  这句话立即激起了民愤:“你别再往人伤口上撒盐了好不好?菲菲和小桃这俩孩子还不够可怜吗,特别是小桃?说这话先得摸摸良心被狗吃了没!再说了,现在都啥时候了,你还重男轻女?”

  被骂得开始怀疑人生的这位后悔得直拍脑门:“对啊,现在都火烧连营了,咱还有工夫在这儿吵架?赶快找孩子吧!”

  几个孩子的亲人已经急得火要上房,小桃奶奶更是哭成了泪人。有人给在城里打工的家人打电话:“你先别急,陆支书正安排人找,全村都出动了!”明明在劝亲人不要着急,但颤抖的声音已经告诉电话那头的亲人:鸡毛信,二十万火急!

  那几个正喝酒的村民丢下杯子,嚷嚷着要去找孩子。陆支书严厉地阻止他们:“你们的头都快喝成两个大了,咋去?是想再让我派人找你们?你们现在都属于老弱病残孕那拨里的人,别添乱!我警告你们,绝对不能偷着开车去找,酒驾可是零容忍,进去了我可没本事捞你!”

  西岭村有东西南北四条路可通向村外。在陆支书布置下,各条路都有一拨村民沿路寻找,陆支书亲自带一队人马沿着通向县城的那条县级公路快速追赶。他认为,这几个孩子,不可能趁月亮正圆到地里玩,更不可能被人贩子拐跑!最大的可能是,他们在年龄最大的李菲菲撺掇下,到县城看歌舞表演去了!中秋佳节前一周,东山县县委、县政府及有关部门,还有发财不忘回报家乡的企业家,从外地请来了剧团马戏团,在县城的繁华地段热力表演,吸引了县城周边大批百姓前去“饱眼福”。

  一群人骑着摩托车、电动车、自行车追到了去县城的路上,晚一分钟,孩子们就多一分危险,人们心急如焚,恨不得插上翅膀。但追了一会儿,质疑的声音就像夏夜的萤火虫一样飞起来了:“支书,不对劲吧?!”

  骑自行车的陆支书气喘吁吁地回答他们:“咋不对劲?我的判断不会错!俗话说,两个小娃娃,胆子比天大!他们可是六个!”

  “陆叔,我也觉得不对!几个小孩子,就放个屁这么大工夫,能跑多远?咱都追半天了还没见个人影?咱可是骑车,又是大人,他们是步行,还是小孩儿!”

  陆支书觉得有理,不由得自言自语:“坐车了?有人接?搭了顺风车?”又嘀咕道,“咋可能呢?”

  边嘀咕边掏出手机,给那几路人马通话,结果让大家失望:他们也没看到孩子们,心里也在打鼓,也在怀疑陆支书瞎指挥。

  “继续追!”思考片刻,陆支书还是坚定了方向,边加紧骑车边鼓励质疑者,“孩子要紧,咱累点儿、跑点儿冤枉路不算啥!我估计,孩子们可能坐上熟人的汽车了,所以咱们更得快!”

  月光皎洁,但在心急如焚的“寻娃大军”眼里,一片惨白,能见度虽好,但哪儿有孩子们小小的影子?风戏树叶,哗哗作响,好像在故意抹去孩子们的脚步声,惹得人们更加担心。不知名的小鸟儿在鸣叫,但在一行人听来,完全没有调,只是令人烦躁罢了。人走着,月亮跟着,人走多快,它跟多快。在李喜耕等村民们看来,月亮之所以追着他们,寸步不离,纯粹是为了嘲笑他们:真笨,连几个孩子都追不上!人们顾不得和月亮较劲,他们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:快点儿找到这六个孩子!

  这时,一辆面包车从他们对面开过,月光精心地洒在车上,把“警察POLICE”几个字呈现在大家眼前。

  “大家快点儿,咱们辛苦,警察蜀黍更辛苦啊!咱们辛苦是为了找孩子,干的是咱自己的事;警察蜀黍可是放弃和家人团圆的机会,为人民服务哦!咱加把劲,向警察蜀黍学习!”一位年轻村民幽默地鼓励大家。

  霎时,村民们由敬佩变成了抱怨:“啥意思啊?咱骑着破自行车超速了?违章了?”

  李菲菲的叔叔李喜耕笑着告诉刚才对警察大唱赞歌的那位年轻人:“你蜀黍接你去县委招待所吃香的喝辣的来了!”

  就在大家都心里打鼓的时候,警车已超过他们,在路边停下,紧接着就传来孩子的喊声:

  几个人赶忙靠边,还没把车子支好,坐在警车驾驶位上的警察已下车,拉开右后车门,幽默地做出个“请”的手势,和气地说:“小天使们,请下车吧?”

  警察拉着小桃的手,来到陆支书跟前,问小桃:“你认识他吗?说不出来,我可不让你跟他走!”

  “兔爷爷?”警察听小桃说话不太清晰,想继续问,但看了看小桃,又不出声了。

  李菲菲替小桃回答:“他是村支书,姓陆,我们都叫他陆爷爷!”并指着李喜耕说:“他是我二叔。”

  警察放了心,转头问陆支书:“你们这是结伙到县城看歌舞表演?离县城不算近啊,心可真大,怪不得孩子会跑丢呢。”警察忽然换了口气,“我明白了,你们是找这几位小英雄的吧?”

  警察的口气忽然严厉起来:“不是我说你们,这么小的孩子,也不好好看着,夜里让他们往县城跑,出事了咋办?”

  陆支书有点儿不好意思,他挠挠头,说:“警察同志,多亏了你!这几个孩子回去后,我一定……”

  话没说完,就被警察打断了:“支书同志,孩子还小,回去后你可不能打骂!你是一村之主,可不能干伤害孩子心灵的错事。我建议你,还是多批评他们的家长才对!”

  陆支书哈哈大笑:“我哪敢打骂这些小祖宗啊,我说的就是你说的意思!说起来,也是这几个孩子人小鬼大,趁着村里唱大戏偷跑出来,想到县城去看歌舞表演!当然,主要是大人看管不严;还有,我也警惕性不高,要检讨!”

  警察坐上驾驶位,关上车门,打着车,白了陆支书一眼:“看歌舞表演?你还是仔细问问这些孩子吧,他们跑出来的原因可没这么简单!”

  陆支书先给这六个孩子在村里的家人报过平安,安排他们给在外地打工的亲人打电话。他知道,如果没有这个电话,在遥远的城市里,有好几盏灯的眼睛会睁到天亮,更会有好几双人的眼睛变成又红又肿的桃子。紧接着,陆支书又给其他几路“寻娃大军”通报了消息,让他们鸣金收兵。狂打一通电话后,陆支书忽然感到疲惫像潮水般卷过来,好像要把他淹没。他没有了骑车的力气,干脆就跟孩子们边走边聊起来。

  陆支书立即做出安排:留一个大人,陪着剩下的五个孩子原地等待,千万不要乱走;其余人跟他返回寻找,5岁的孩子,这点儿工夫,肯定跑不远!

  陆支书判断得不错,小桃果然在不远处。她真是个小机灵鬼儿,远远地看到人追过来,怕被追上,故意躲在一棵大树后面,不仔细看还真让她成了“漏网之鱼”!

  陆支书轻轻走过去,一下子抓住了小桃,笑着对她说:“小桃,好孩子,你告诉爷爷,是不是在跟爷爷捉迷藏呀?”

  陆支书拉着小桃的手:“以后可不要这样喽。爷爷年纪大了,眼睛花了,跑不动了,也看不清小桃喽!”

  “陆爷爷,我早就看到你了!菲菲姐说,我长大了,力气大着哩,让我跟陆爷爷比赛比赛!”小桃像小兔子一样,蹦蹦跳跳着,有使不完的劲儿。

  陆支书明白了:怪不得小桃再次跑掉,原来又是李菲菲的主意!这个菲菲,唉,真是让人想责怪她又不忍心啊!他问小桃:“小桃,菲菲姐还跟你说啥了?”

  陆支书心里涌起一个谜团:孩子们肯定是步行出的村,可是他们却被警车送了回来,还是从县城方向送回来的。这么短的时间,他们怎么会走这么远?又是怎么遇上的警车?这中间的故事很多啊。

  在演员们热力表演、村民们专心观看的时候,李菲菲和小桃他们悄悄离开了亲人,按照约定,绕到戏台后面会合,往北一拐,走不远就到了去县城的公路上。古槐树高大的身影和戏台上明亮的灯光,无意间配合了孩子们的行动,他们猫着腰往前快走,有比“迪士尼”还要吸引人的东西在远处呼唤他们。

  司机用左手响响地拍打几下车窗玻璃:“丫头,你可不能冤枉好人!你们是西岭村的吧?我是邻村的。不信?我想想啊,对了,我们村有个幼儿园,叫……我忘名字了,那个幼儿园就是你们村的人开的,她叫陈芳菊,认不认识?”

  见司机说得不错,李菲菲才收拾起戒心,对司机说:“叔叔,我们是西岭寺学校的学生,在学校大扫除回家晚了。回家才知道,爸爸妈妈都到县城去看歌舞去了,我们现在要去找他们!”

  司机按了一下喇叭:“嗯?大扫除扫到这个时候?你们是把整个学校都打扫了一百遍吧?”见自己的幽默风趣没得到回应,就换一种方法问:“真的?你们有的这么小,有的这么大,咋可能一块儿大扫除?”

  李菲菲见隐瞒不过去,就低下头说:“叔叔,我刚才骗了你。我被老师留客写作业了,他们五个就留下来陪着我。你就把我们捎到县城有歌舞晚会的地方就行了。”

  司机苦劝几个孩子回家,但他们一口咬定,要去县城找爸妈,不然回家也进不了门。无奈,司机只好让他们上了车。司机跟孩子们开玩笑:“要是见到了你们大人,可别说我拐卖你们啊!”

  但让孩子们没想到的是,接近县城时,司机忽然看到了一辆执勤的警车,就改了主意,把他们交给了警察叔叔!

  原来,司机越想越不对劲:这个最大的孩子看起来最可疑,她一会儿说是大扫除,一会儿说是老师“留客”了,说话吞吞吐吐,眼神躲躲闪闪,这都证明了一件事:她在说谎!今天是中秋节,别说是小学,就是初中、高中、大学也都放假了,咋可能有老师留客写作业,学校大扫除的事?!再看其他五个孩子,有的傻乎乎的,自始至终没说过一句话;有的虽然多次想说话,但都被这个女孩子拦住了。基本可以断定,五个孩子是被这个女孩子控制的,至少是被蒙在鼓里的!

  陆支书听着孩子们七嘴八舌的讲述,感到脊背有一条眼镜王蛇慢慢爬过,一阵阵发冷:这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孩子啊,幸亏他们遇到的是邻村村民,是好人,好人又把他们交给了警察;要是遇到了坏人,他们傻乎乎地上了车,又在这大晚上……天哪,还有比这更吓人的恐怖片吗?!

  长期以来,陆向阳都是西岭村的村支书,他一直感到自豪的是村民之间很团结,孝顺媳妇如雨后春笋,骂公公婆婆的已经绝迹。他还得意于县里乡里的表扬,乡党委书记经常在会上拿他当正面教材给其他村支书上课:“你们哪,要是都能像陆向阳同志这样,我这个书记就好当喽!”

  他早已习惯把村委会增加一个证书、一张奖状、一笔奖金作为自己的“政绩”,甚至,他还为能给村民联系农闲时节外出打工的机会而骄傲。

  现在,他才意识到,该重新看待自己以往的工作,重新评判自己所谓的工作“业绩”了!

  外出打工的人越来越多,形成的“不完整”家庭越来越多,酿成的家庭悲剧也越来越多,这还不该引起重视吗?像李菲菲和小桃家发生的事情,虽然不是他直接造成的,但跟他过去一直鼓励村民进城打工不是没一点儿关系吧?作为西岭村的“领头羊”,看来他的工作思路和重点应该调整了!

  “陆爷爷,戏唱完了吗?”小桃的话把陆支书从自责里拉回来。月光下,小桃的眼睛星星一样亮。

  “对啊,见你们六个小宝贝儿不看戏了,演员们就没劲儿唱了!”陆支书轻轻抚摸着小桃的头发,“小桃,告诉爷爷,你喜欢看戏吗?”

  陆支书紧赶几步,追上了小桃。他拉着小桃的手,和气地问:“喜欢看戏,小桃为啥还要跑到县城去呢?你不知道奶奶在等你回家吗?村里好多人都在找你们几个哩!”

  小桃一句话惹出了陆支书的眼泪:“我想妈妈了,我要去县城找妈妈!”陆支书眼前不由得浮现出和小桃妈妈有关的画面,这些催泪的画面,想想都扎心哪!

  小孩子却很兴奋,他们为今晚从来没有过的“壮举”感到新鲜而快乐:这样大这样亮的月亮、这么派头的警车、这么多大人来接他们……对他们来说都是快乐的理由。除了李菲菲以外,其余五个孩子都叽叽喳喳地叙述着路上的见闻。小桃当然也是五只“快乐的小鸟”中的重要一只,除了口齿不太清晰以外,嗓子又尖又亮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ayotravels.com/lifeifei/32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