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港澳台高手心水论坛 > 胡歌 >

胡歌:迟到的自我

归档日期:06-12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胡歌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5月18日,小山堆一样的镜头对着胡歌,他穿着合身的黑色法兰绒西服,左手藏在裤袋里,头发全部向后梳,符合人们对他的优雅想象。入行近20年,他对此并不陌生:红毯、观众以及闪光灯。但这次不太一样,36岁这年他第一次带着作品来到法国戛纳。

  由胡歌主演、刁亦男导演的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入围了第72届戛纳电影节竞赛主单元,它的竞争对手是昆汀、奉俊昊这些国际知名导演的作品。这次亮相太重要了,为了壮胆,胡歌在下车之前,偷偷喝了一口导演的酒。

  不同于纽约、北京这样的巨型城市,戛纳的时间流速是缓慢的,这里的棕榈树总是比房屋更高,显得天空宽广。胡歌穿着一件深色的风衣,乘坐新款的白色的凯迪拉克凯雷德——这是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电影的明星指定座驾,也是好莱坞明星的偏爱车型——穿过了那些和以往完全不同的街道。有拍摄的时候,他拉开车门往前走,对着镜头转了一个圈。这场为了工作而来的异国之旅,反而更像是一场放松的逃离。

  这是胡歌第一次主演艺术电影。以全新的身份来到戛纳,对胡歌来说是陌生的。走到这一步并不容易,他一直在等待一个可以将自己完全交付出去的角色,但当这一天真的到来,看完剧本之后,他反而有些害怕。在戛纳接受《新民晚报》的采访时,他说:「这是一场冒险。如果我做不成怎么办?如果演出来效果很差,怎么办?我输不输得起?」

  在电视荧幕上,不会有人质疑胡歌的演技,他曾凭借《琅琊榜》拿到了第22届白玉兰奖最佳男主角。但在大银幕上,胡歌只在一些著名电影担任过配角,在人生的第三个本命年,他面临一场跨越。

  他很少出错,是娱乐圈里「三好学生」般的存在,但这样的仰望让他感受复杂。「因为演员这个身份,我做了一些什么事都会被放大,举个例子,说我拍照拍得很好,有吗?并没有吧,只是因为我是演员。所以用演员的标准来衡量,哦,他拍照拍得很好,用演员的标准衡量,哦,他写东西写得很好。」

  这些年里,胡歌最渴望的是一个可以把自己当成媒介的角色,在那个角色里,胡歌并不重要,角色才是最重要的,这也是他所认为的演员最本职工作。在刁亦男那里,他拿到了,虽然在最初选角的时候,选定胡歌这件事情也受到了一些质疑,毕竟在大多数人的眼里胡歌这两个字所代表的形象太过具体。

  或许正因如此,他实在不敢相信自己已经迈上了等待许久的道路。首映之后接受《钱江晚报》的采访,他依然在讲述自己的焦虑。电影刚开拍没几天,一次收工后,刁亦男对胡歌说:「我一会儿找你聊聊。」就这一句话,把胡歌吓坏了。「之前都是我找他聊天,突然导演说要找我,我心里想了很多:为什么要专门来酒店找我?是要换掉我吗?因为我也见过,有些剧组因为演员不适合换人,这经常发生。后来我才知道不是。」

  以往拍摄电视剧,他更多会把自己调整到一个饱满的状态,还偶尔会在拍摄的过程里自信地改词。面对大银幕时,他显得有些生涩和不够自信,但反而是这种忐忑和人物角色产生了连接,刁亦男在事后的采访里对他的表演用「可圈可点」这四个字表达了自己对于胡歌的认可。

  胡歌身上有很多这样矛盾的地方,在大银幕,他面对的是人到中年几乎从头开始,但停在原地——对于他来说,没有这样的选择。

  以专业课第二的成绩被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录取,以第三名被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录取——胡歌的职业演艺生涯是在这样的荣光下铺开的,那时候他又年轻又有一张颇受优待的脸。

  他没有去北京,而是选择了离家更近的上海,同样的,在两年之后,他选择了去拍《仙剑奇侠传》。

  「我从初二开始拍广告,一直到高三,在广告圈也小有名气了,(在上海)学费、生活费各方面都可以自己解决,当时我想要到了北京,一切得从头开始,我还挺迷茫。虽然不需要我给家里钱,但如果说学费、生活费还要家里出的话,压力挺大的……我就想,哎呀,演戏嘛,早点解决温饱问题。」

  他在大学期间和唐人签约,后来又得到了《仙剑奇侠传》里李逍遥的角色,这让他一炮而红,成为了新偶像,那是他第一次受到那么多关注,之后一个片场接一个片场的跑。

  虽然他早就开始做一些尝试,但是在《琅琊榜》之前,他主要被定型于古代偶像剧,那时候他感觉自己的表演进入到了一种套路,但是又找不到什么出口。拍《仙剑3》的时候,他突然和助理开玩笑说:「好无聊啊,我们跑吧。」

  与这个阶段对应的,是他更新博文的频率越来越低,在12月的一篇博文里,他一人分饰两个角色对话,一个头像是博客的原本头像,而另一个是他自己黑白的硬照截图。

  「我有一天晚上吃多了,在雨里走了一个小时,帮助消化。您猜我在路上看到什么了?我看到了一只鞋,只有一只哦。那只鞋横在路中间特别扎眼,我就站那儿观察来着了。我左看右看前看后看都没有看到另一只鞋,我想不明白为什么只有一只鞋,另一只鞋去哪儿了呢?然后我就站那儿等着,顺便抽根烟,我觉得在雨里抽烟特帅。」

  「哈哈,大伯您老逗了!我等着看路人的反应呢,我想看看有多少人会来关心这只鞋……结果全部视而不见,头都不带低的,转头看我的倒有几个。」

  在里面,胡歌对另一个成熟版的自己说,想养一只狗,因为什么话都可以对它说,自己去哪儿,它也会陪着。

  2010年,他暂停演艺事业,回上海戏剧学院读书。刚进去几个月,一部生活剧找到了他,「张筠导演印象当中我就是一个偶像剧演员,怎么能演这种(很写实的),但是拍了几天以后,他跟我聊了一下说我还是有很多可以挖掘的地方。」虽然那部戏播出的效果并不很好,但是那之后胡歌开始很主动地转型,演现代戏,甚至是年代戏。他意识到自己有可能成为一名专业的演员,而不仅仅是偶像。

  漫长的积累在《琅琊榜》中得以爆发,梅长苏这个角色把胡歌推向了人生的新高潮,他开始作为一个有实力的演技派被认可了。他的观众从年轻人甚至扩展到了老年人。

  戏约和代言邀请越来越多,几乎周围所有的人都在劝他把握住潮头,而越来越多的粉丝也在等待着胡歌的下一部作品。还有疯狂的粉丝会查他的汽车,航班,健身地点,每次直愣愣地看着他走过来。

  他从来不擅长去处理这种以爱为名的期待,特别是当这种期待从一个人到一群人,甚至到六千多万人的时候,面对上千条的未读消息。到2017年底,他很长时间都没有拍戏。

  他陷入了一段时间的停顿,始终找不到一个新的目标。电视剧这条路,他已经走了十多年。曾经主演的赖声川的话剧《如梦之梦》,帮胡歌拿到了第二届丹尼国际舞台表演艺术奖,到现在他还一直在坚持。如今只剩下一个没有怎么深入的领域,电影。

  虽然之前已经参与过几部严肃电影,但都是扮演配角。此前接受《人物》的专访时,胡歌说:「不管是电影还是电视剧,好的剧本才是最重要的,如果只是说因为它是一个电影,但没有很好的剧本,我不会接的,而好的电影剧本可能还找不到我。」

  直到他等来了刁亦男的剧本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,在里面他要饰演的是一个因诬陷而被通缉的逃犯,他本可以求生,但是变成了求死——为了将悬红能够留给自己的家人。刁亦男形容这个角色是:「一个在黑夜里潜伏的受伤的猛兽,是一个边缘的、具有攻击性的人物,但每个生命个体都有他温暖、光亮的一面,他也有自己道义上的坚持。」

  有很多记者问导演为什么选择了胡歌,刁亦男在咪咕视频的采访里提到了「忧郁」和「敏感」,一张胡歌的黑白照片,再加上他一直以来对电影的态度,让他决定合作。

  胡歌早就以专业演员的身份,而不再是明星要求自己了。2017年,他做过一次演讲,分享了老一代演员平均都拿着70元的片酬,住招待所拍戏的故事,他说:「金钱为轻,道义为重。」

  比这更早的是,好友袁弘曾经分享过一个小故事,有一次袁弘在象山影视城拍戏,工作人员跟他聊天说:「你那哥们儿胡歌太厉害了,我们接待了所有的剧组,但凡是个角儿,是个腕儿,肯定对于住酒店有要求,象山就那几个五星级酒店,都是我们帮忙安排。我唯一就碰到一个胡歌,在象山影视城拍整部戏,特别荒的一个地方,他就住在影视城旁边那个农家院里。」

  工作人员提到的那部戏,就是后来的《琅琊榜》。没有什么事情是突然发生的,人们只是还不知道背后的故事。

  如今在戛纳的胡歌,当然是紧张的,但他只是把手插进裤袋,保持着合适的微笑。他用多次的孤注一掷,换来了长途赛跑的节点,在戛纳他是一名优雅的「全民偶像」,同时也是一名专业演员。

  这一路走得辛苦,但也因此造就了胡歌在演艺圈里不可取代的个人气质。他的每一个选择都被写进了身体,由勇敢创造和不断突破自我的信念、丰富人生阅历所凝结而成。这一切,都与他5月8日宣布代言的凯迪拉克品牌精神同频。

  作为一个开端的见证,胡歌在戛纳选择了凯迪拉克凯雷德作为专属座驾,他还成为了凯迪拉克新款车型 CT6的代言人。这个合作本身就来自气质的契合——与凯迪拉克一样,在专业之路上,胡歌的魅力正在于一路以勇气挑战困境,不断突破自我的桎梏。登上戛纳舞台背后的真正意涵,是勇气、超越与创新,它们共同造就了真正卓越、经典的品质。

  正因如此,他在法国选择了以「胆识、格调、创新」为百年精神传承的凯迪拉克作为座驾,他们共同在戛纳开启了一段优雅的旅程。

  5月18日,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在戛纳首映。喝完那口红酒,胡歌走向红毯边缘等待集体亮相。他并没有预料到,在这时看到导演昆汀走上了红毯——这对胡歌来说是一场意料之外的遇见,一开始他还能摆出略有些正经的「红毯范儿」,见到昆汀,他体内的那个小男孩跳了出来。

  在新浪娱乐的专访里,他说自己是昆汀的影迷。因为和电视剧按场景和戏份的拍摄顺序不一样,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按照故事的线性顺序拍摄,中间有三周到一个月左右的时间都没有胡歌的戏,但是他又不能离组,要保持角色该有的状态,只能呆在酒店的房间里。在那段时间里,他彻底成为了昆汀的粉丝。

  法国时间5月25日,第72届戛纳电影节闭幕,入围主竞赛单元的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遗憾未有斩获。但对于胡歌来说,他已经收获了自己的珍贵时刻——他没想到在戛纳,昆汀会来看自己主演电影的首映。胡歌像粉丝一样盯着偶像看着电影做出各种即兴反应,发现他「还笑得那么开心」,那是让他感到自豪的时刻。

  了解《人物》「用高级文字讲高级故事」写作课系列第2季????????????

本文链接:http://ayotravels.com/huge/358.html